趁著花小蕊沒有注意,雷凌突然抬手飛出金針,正中花小蕊眉心。

噗通!

被金針封住穴道的花小蕊,直接癱軟倒地。

「小蕊?」李珊珊見花小蕊倒地不起,她急忙上前,當她看到花小蕊額頭上的金針后,她本想取下來。

「別動!」

可雷凌突然出現,及時阻止李珊珊。

「雷凌?」

「小蕊她不會有事吧?」

看到雷凌返回,李珊珊卻笑不起來,因為現在的花小蕊讓她很害怕。

「暫時沒事。」

「你先與蘇夢,把小蕊送回卧室。」

雷凌臉色陰沉,看著被金針封印的花小蕊,他的心裡有團怒火在蠢蠢欲動。

李珊珊點頭,與受傷的蘇夢,抬著昏迷的花小蕊退回卧室。

咳咳!

險些命喪花小蕊手中的楊楓,此時已經緩過氣,搖搖晃晃起身看著地上已經被殺的無道子。

「無道長?」楊楓頓時老淚縱橫,看到無道子比他早一步先走,他心裡過意不去,更是悲憤無比。

「是誰讓你們來的!」

「今日如果解釋不清,一個別想走!」

雷凌狠狠咬著牙,看著面前這麼多奇能異士聚集在自己家裡,害的花小蕊體內修羅血躁動複發,簡直就是罪無可恕。

「你就是雷凌?」

聽到雷凌開口,悲傷的楊楓徒然轉身,瞪大雙眼看著雷凌問道。

「是我。」

「你又是誰?」

雷凌皺眉,對楊楓感到十分的陌生。

「別管我是誰。」

「你雷凌養虎為患,如今無道長被殺,你準備怎麼給我們一個交代?」

因為無道子的不幸,楊楓此時也陷入了仇恨之中。

羅剎的恐怖,超乎了所有人想象,這是世人所不能允許發生的事情。

「交代?」

「你們趁著我不在,帶人闖入我家,還對我老婆動手,欺負到我雷凌的頭上,誰給你們這麼大的勇氣?!」

雷凌怒斥,毫不掩飾自己心裡的殺意。

面對雷凌的審問,楊楓突然覺得自己啞口無言,沒有理由。

「你老婆是羅剎!」

「對!交出你老婆,不然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你!」

……

楊楓身後眾人,一口咬定花小蕊是羅剎的理由,逼迫雷凌交出花小蕊,明顯是在強詞奪理。

但這些話,傳道雷凌的耳朵里后,他冷目微眯,看向那些開口的人,突然抬手一揮。

嗖嗖……!

金針如雨,只見楊楓身後幾人同時被一針封喉,斃命當場。

「你……!」

楊楓神色大變,看到雷凌出手殺人也如此心狠手辣,他心裡感到了恐懼與不安。

「雷凌,你要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?!」

「你這是在與天下所有人為敵!」

楊楓咬了咬牙。

面對雷凌他雖有忌憚,但有些話他必須要說。

「不勞煩你操心。」

「念你年紀一大把,趕緊回家洗洗睡覺吧!」

雷凌瞥視楊楓,看楊楓與那些人不同,他到沒有通殺下手。

楊楓氣惱,被雷凌這樣藐視,他憤怒的咬了咬牙,看著滿地的屍體,他只能告訴自己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。

「哼!」

楊楓冷哼一聲,抬手甩袖轉身離去。

看著楊楓離去后,雷凌的臉色倏然陰冷無比。

「這沒有想到,這些所謂正道的傢伙,會這麼卑鄙無恥。」

雷凌咬了咬牙,後轉身迅速返回卧室,查看花小蕊的情況。

……

夜晚。

秦園府,秦鳶坐在輪椅上喝著茶,看著外面的月亮。

「老爺。」

「今天楊楓那些人去了雷凌那裡。」

在秦鳶看似悠閑時,管家老伯從門外走了進來,告知秦鳶關於雷凌最新消息。

「那結果怎麼樣?」

秦鳶蹙眉,放下手裡的茶杯,看著管家老伯關心的問道。

「只有楊楓一個人活著走出雷家,其他人恐怕……都死了。」

老伯躬身站在秦鳶身邊,對秦鳶詢問的問題知無不答。

「哦?」

「那這是她第幾次發作了?」

秦鳶有些驚訝,但片刻后卻問起關於花小蕊的事情。

「如果加上老爺那次,這已經是第四次了。」

老伯略有些停頓,確定后這才回答秦鳶。

「修羅族本有十二位羅剎,其中以血羅剎為首,實力也是最強的。」

「這次誕生的羅剎,能夠接連發作四次,看來這是血羅剎無疑。」

秦鳶神色凝重。

關於修羅族的事情,很少有人像他了解的這麼清楚。

「十二位羅剎?」

「老爺,那您的意思說,不止他花小蕊一個人對嗎?」

管家老伯吃驚。

十二位羅剎,如今只是誕生一位,就已經讓那些隱居山林的人坐不住了,如果蹦不十二個,那豈不是要天下大亂。

「不好說。」

「畢竟修羅族已經被壓制幾千年了,直到現在都沒有把他們消滅乾淨,可見這修羅族厲害?」

「只要給他們喘息的機會,就會捲土重來。」

秦鳶搖了搖頭。

有些事,他也預料不到。

但他覺得,修羅族不是那麼好滅的。

千萬年來,歷代修仙、修真者數不勝數,他們都沒能徹底剷除修羅族,就代表修羅族不是那麼容易被滅的。

管家老伯沉默了。

這件事牽扯太遠,他也管不著。

「對了?」

「我這腿該重新換藥了,你讓人明天去把雷凌帶來。」

「不!讓小鳳去請!」

秦鳶低頭看了一樣自己的腿,感覺最近好了太多,也是時候讓雷凌進行第二次手術了。

「老爺。」

「還有一件事忘記告訴你了。」

「邪王已經被雷凌在東江村外斬殺了。」

管家老伯點頭,但自己突然想到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沒說,便急忙補充道。

「什麼?!」

「邪王的實力,那可是達到了大能頂峰,而且還是魂武之軀,他雷凌是怎麼做到的?」

。 查理離開之後,喬娜的心卻突然砰砰砰跳動。

她的感覺沒有出錯。

青釉大師的陣法圖,對人體的精神力傷害,幾近於無。

因為處在實驗室內部,喬娜不敢聲張,她故作淡定的查看了一番實驗室內部,見一切正常后,她才走進自己的辦公室。

然後。

喬娜幾乎是帶着顫抖,往前伸手,輕輕撫摸了一下光腦,然後,她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可用時間,重新進入星網。

因為不確定米基大師是否突然提出要求,也不確定第二次觀看青釉大師陣法圖會不會出現精神力的問題,喬娜不敢霍然行使自己的第二張觀看權。

她慢慢走到青釉大師的店鋪所在的街道,還沒有靠近,就聽見遠處鬧哄哄的人群,群情激奮,絕大多數都在聲討青釉大師。

喬娜的腳步一頓,神色里露出了不可思議。

【這些人在幹什麼?】

【他們在當眾聲討一位魂器製造師?】

【他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?】

……

喬娜的心裏,閃過無數道念頭,聽着耳邊那些憤怒的叫罵聲,心裏甚至生出了一絲荒謬感!

這些人,估計都不知道他們買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吧?

那可是陣法圖!

那是價值千金,也絕對買不到的陣法圖啊。

是陣法圖啊!

愚蠢!

你們知不知道,在裏面普通的人生裏面,終其一生,這一次也許是你們距離魂器陣法圖最近的一次。

喬娜心裏甚至想怒吼一聲,讓這些愚蠢的人趕緊閉嘴,但她沒有聲張,因為普通的出身,喬娜的性格並不張揚,做任何事情前,她都要在心裏權衡一遍利弊之後,才會行動。

目睹青釉大師店鋪門口的這場鬧劇,喬娜告訴自己不要衝動,先觀察著,再看情況。

等啊等……